我的女友愛上了別人

查看12057次 評論0條 時間:2009-07-19


  一  家鄉打來的電話

  接到朋友杰打來的電話,我的頭一下子就炸開了,嗡嗡地作響,身子也軟軟的癱坐在了椅子上,同事見我痛苦的樣子,似乎明白了,忙遞給我一杯水,說:“阿強,想開點,別傷了自己。”我已記不清當時我是點了頭還是搖了頭。
  電話是從漢中老家打來的。說我的女友柳兒愛上了別的男人,現在正打得火熱,問我怎么辦,是否回來一趟。
  怪不得近段時間我給柳兒打電話,她總是含糊其辭,沒了往日的溫情,也不在纏著要我說我是如何想她之類的悄悄話了。
  我是為了柳兒才從老家外出,來到廣東繼續學習美發技術的,以便將來拓展自己的美發事業,好好養活自己,照顧好我的柳兒。可是現在……
  我決定馬上回漢中,看看柳兒是不是真的要離開我。
  與老師告了假,我便踏上了北上漢中的直達列車。躺在臥鋪席上,怎么也睡不著,滿腦子都是柳兒可愛的樣子,想得我陣陣痛楚,淚水便不由自主地流淌下來。

  二  甜蜜的回憶

  我和柳兒相處已近3年了,那時我22歲,柳兒才18歲,我們是在網吧里認識的。那時我在一個小鎮上開了一家小美發店,生意比較清淡,冬天的晚上基本上就沒有顧客了,于是,我也像其他年輕人一樣愛在網吧里上網,打發長夜無聊的時光。有一天,我的鄰座來了一位身材纖細、皮膚白晰的女子,看上去年齡很小,一幅未成年人的樣子。
  落座后,她熟練地插卡、打開了電腦。我照例在一旁打著我的沖關游戲。正在興頭上,從鄰座傳來了一長串非常柔和、甜美的女聲,那聲音非常好聽,我敢說是我長這么大聽到的最好聽的聲音,惹得我不時地偷看起她來。她的側面很好看,直挺而小巧的鼻子,微微上翹的嘴角,偶爾一笑時還現出一個淺淺的酒窩,很是迷人。“干嘛總看著人家呀?”我尷尬地收回停留在女孩臉上的目光,對著她友好地一笑,并真誠地說:“你長得可真好看!”女孩笑了。隨后的日子,我在網吧里又碰見女孩幾次,并知道她叫柳兒,18歲,是鎮上一家美容院的美容師。漸漸地,我暗暗喜歡上了這個漂亮的柳兒,總想找機會向她表白。可馬上就要過春節了,春節前店里生意好,晚上燙、染發的人很多,總是抽不出時間去網吧,心里跟貓抓似的,很想能看一看柳兒,哪怕只看一眼也好。
  上天總是成人之美。就在臘月二十五的晚上,我正忙著為一顧客打理已燙好的頭發,忽然耳邊響起了晝思夜想、魂牽夢繞的聲音,“是柳兒。”心里猛然像揣了一只小兔子撲撲直跳個不停。我馬上致意手上顧客稍候一下,便迎了上去,她看到我后,先是一愣,疑惑地笑著說:“你好,在這兒遇上你,這是你的店嗎?”我告訴她這是我的店,并問她需要提供什么樣的美發服務,還殷勤地為她遞上美發樣板冊,請她先自選,并吩附店員為她倒了一杯熱水,我回到發椅后又為候在那里的顧客打理將完的頭發。我邊做頭發,邊在立面美發鏡里觀察坐在沙發里翻看畫冊的柳兒,此時我的心好似平靜了許多,是上天眷顧我,讓柳兒來到我身邊,給了我這么好的一個機會。柳兒今天穿得很時尚,短款米白色的夾克棉襖,啡色緊身靴褲,褐色平底高筒磨砂皮靴,率真里透著柔美的氣息。特別是脖子上圍著的那條淺粉色的絨線長圍巾,襯得冬日里白里透紅的柳兒更加嬌美動人。
  店里的人漸少了,柳兒選中了一款今年流行的韓式啡色的煙花燙,很適合她。她是清秀的瓜子臉,配上這種發式會更顯小巧靚麗的。
  我吩附店員接應其他的顧客,自己使出渾身解數,全心全意為柳兒打理秀發,這個過程用了3個多小時。望著鏡中的自己,柳兒滿意地笑了,我又情不自禁地送上了那句“你長得可真好看!”柳兒莞兒一笑,還我一個嫵媚的眼神,望著柳兒,我醉了。
  臨別,我對柳兒說:“柳兒,明天能請你吃飯嗎?”其實年輕人的那點心思早已寫在臉上了,柳兒也一定能猜得出來,她笑著點頭答應了,并給我留下了手機號碼。
  第二天晚上,我和柳兒在漢中羅馬假日咖啡雨茶點了情人套餐,在曖昧的燭光下,在浪漫的薩克斯曲調聲中,拉開了我們相戀的序幕。
  柳兒家在縣城,父母是商業系統的普通職工,柳兒是家里的獨女,備受父母的疼愛。17歲高中畢業后,柳兒沒有考上大學,便由著性子來到漢中市郊,在鎮上的一家美容院學起了美容護膚技術。由于柳兒自己天××美,對美容行業頗有興趣,加之人又聰明,不出半年就學藝出徒,成了店主菊姐難得的好幫手,很受店主的器重,薪水也漲了不少。
  我家是山區的,父母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僅靠那幾畝薄地和幾棵板栗、核桃樹的收成過日子,生活可見一般。我有一個姐姐,姐夫是個能人,早幾年前就雙雙外出打工,賺了些錢在漢中開了一家汽修站,日子過得很紅火。我高中畢業后沒考上大學,姐夫便安排我在漢中市里一家美發店里當了學徒,后又幫我開了這家美發店。別看我是山區里長大的孩子,相貌不比城里人差,1.76米的個頭,濃眉大眼的,身子板也很結實,再穿上當今時尚的韓流服裝,小伙子叫一個帥氣。最可貴的,是還承襲著山里人的善良與樸實。
  在與柳兒建立戀愛關系后,我還鄭重其事地告訴柳兒自己是農村戶口,柳兒看我嚴肅且拘謹的樣子,忍俊不住而大笑起來,“都什么年月了,還有看戶口談戀愛的,你也太老土了。”我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,并更加了解柳兒的為人與單純,越發喜歡她了。
  與柳兒談戀愛還征得了姐姐、姐夫的同意。那是春節后的一天,我帶柳兒來到了姐姐家中,姐姐一家熱情款待了柳兒,小外甥還拉著柳兒的手,天真地說:“小姨,你長得真好看,我長大了也要找像你這么好看的女朋友,”聽了他的話,大家哄堂大笑,柳兒不好意思地紅了俏麗的臉。
  與柳兒相處3個月后,我們便難舍難分了。愛情的烈火終于在兩個熱戀的年輕人身上爆發了,我和柳兒有了第一次。而后的日子里,我再也不想與柳兒分開了。在我的再三請求下,柳兒搬到了我租住的房子,我們同居了。
  我與柳兒就像兩只無拘無束的小鳥,肆意地揮霍著青春的熱情,充分地享受著年輕人生活的快樂。每天晚上,我都與柳兒緊緊相擁,說著我們愛戀的私房話,談我們的未來,規劃我們的生活。柳兒說,她喜歡大房子,就像姐姐家的一樣,我不假思索地說,我一定會買給你,讓你過上幸福的日子。說完了,還沖著柳兒擺出一臉的壞笑,柳兒也就順勢應了我……



本文共有 0 篇評論 | 打印文章 | 關閉頁面 發表評論

用戶名稱:     用戶密碼:
評論內容:
    
   

關于我們 | 隱私保護 | 交友須知 | 聯系我們 | 友情鏈接 | 舉報中心 | 站點地圖
愛在蓉城成都交友網版權所有 © 2007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備06002456號 LORVA
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